流行书站 > 带着攻略去穿越 > 005:反抗,痛殴
    黄毛拦在闫宇前面,不阴不阳的抬起手,想要捏他的脸:“哟嚯,看看谁回来了,哦~是暴躁的小公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闫宇抬起头,凌乱半长的头发下,莹莹泛光的眸子好似两口深不见底的古井,酝酿着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与之视线碰撞,黄毛没由来心里一凉,下意识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蓦得反应过来,自己竟然被这个废物给吓住了,恼怒的他怒骂一声,抬手朝闫宇脸颊甩去:“你小子发什么疯?淦你……”

    嗤……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怒骂转为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却见闫宇后发先至的扼住他的脖颈,将他抵在床杆旁,右手露出一抹银光,在令人炫目的残影下,狠厉的戳进黄毛的肩头,继而斜划撕扯落到腰腹。

    手术刀锋利吗?

    回答:非常锋利。

    一刀划下来,闫宇甚至感受不到太多阻力。

    黄毛的胸膛,裂开一条长达三十多厘米的狰狞伤口,鲜血不要钱似的喷出,喷泉般呲了闫宇一身,透过翻卷的伤口,可清晰看到里面蠕动的脏器。

    血腥,残忍。

    这一幕彻底惊呆了正要下床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黄毛剧烈的挣扎着,鲜血喷薄的无力感,死亡来临的恐惧感,伤口的刺痛感,源源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恶意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难言的畏惧与惊悚。

    他不想死。

    “就像,一头死猪。”

    闫宇随手将黄毛甩到地上,甩去刀锋上殷红的血渍,静静的看向暴熊:“打架跟杀人的区别有多大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未等暴熊说完,闫宇忽然脚下一蹬,低下头撞进了他胸口,冰冷的手术刀锋贴在他的胸肌上,随手腕拖动,在暴熊身上开了条s形伤口。

    闫宇他很清楚手术刀的体量,太短,太窄,捅进去无伤大雅,顶多是个指头大小的窟窿,只有划伤才能最大化。

    “法克,该死……滚开,你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迪,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暴熊努力挣扎着,试图将闫宇这头发狂的野兽推开,可对方仿佛牛皮糖般,死死的黏在他身上,无论如何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

    闫宇的理智空前冷静,暴熊痛苦的嘶吼与挣扎,并未影响到他接下来的动作——手术刀刺入其臂弯,刀锋转动间,轻巧的切断了他的手筋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他猛然松手,干净利落的一脚踹在暴熊裆部。

    在清晰可闻的脆响中,暴熊蓦得弓起上身,眼珠暴凸仿佛要挤出来,额角青筋突突颤动,一身黑皮有发白的征兆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闫宇一把抓起他的头发,手术刀干脆的戳进他的眼窝,用力拧动随即一挑,伴随‘啵’的一阵轻响,连着血丝的眼球,被他轻松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暴熊理智全失,唯一能做的就是蜷缩起身体,捂着泊泊喷血的眼眶和碎成烂肉的裤裆,如死鱼般在地上抽搐不停,他在努力往床下钻。

    那里是唯一能躲避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还没完。”

    闫宇歪了歪头,蹲下来切下他双腿脚筋,留下血呼啦一片,才慢悠悠的起身朝最后那名光头黑鬼走去:“忘了还有你,我头上的伤,就是你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光头被他看得浑身发冷,如遭雷击般打了个激灵,手忙脚乱的朝后面退去,满含哭腔的嚷嚷:“不,不……,你听我解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闫宇一脚踹在他下巴,手术刀在他大开的胸膛上,凶戾的划出两道斜口,形成x伤痕,皮肉翻卷鲜血直流,一拳砸在了中心点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鲜血炸出,光头胸口出现了一个无法愈合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回头看了眼对面牢房,对那几名囚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耳朵不经意的动了动,将手术刀丢进了马桶。

    咕噜噜……

    打转儿的手术刀被冲进下水道,与此同时几名狱警急忙赶来,出现在4o4门口。

    “抱头,蹲下,不许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下武器。”

    “举起双手,趴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汤姆闯进来,紧张的举枪对准闫宇,鼻尖索饶的血腥气息,让他脑门渗出一层薄汗,望向他的眼神明显带有愤怒以及……恐惧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狱警踩着鲜血冲来,强忍着头皮发麻的悚然,单膝压在闫宇后颈,直到用手铐束缚他的双手,才释然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暴熊上半身钻进床底,已然没了动静。黄毛胸膛剧烈起伏,靠着床板努力压着伤口,剧烈喘息着,脸色跟死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光头已经嗝屁,胸口被开了拳头那么大的窟窿,能活着才怪。

    “该死,你这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汤姆拖出暴熊的尸体,当看到他身上斑驳的伤口,以及空洞的眼眶时,禁不住寒气上涌,瞳孔迅速收缩,气急败坏抓起警棍朝他砸去。

    而对于他的暴打,闫宇所做的仅仅是蜷缩起身体,护着脑袋咬牙承受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剧痛传来,闫宇只觉后背剧痛,如遭重击,张口喷出一蓬血雾,整个人佝偻成一团。

    汗水混杂着鲜血,将凌乱的头发浸成一缕一缕,紧贴在脸上,闫宇双眸充血,杀意如若实质般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“汤姆,汤姆……”

    狱警同伴见他越打越上头,甚至有朝闫宇脑袋招呼的趋势,连忙扑过来将他拦下:“汤姆,你要是打死他,这份工作就完了,你还有三个月就能拿全额退休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汤姆眼中暴怒逐渐淡去,狠狠的踹了他一脚,丢下血迹斑斑的警棍,气喘吁吁离开了这里:“我去叫救护车,通知监狱长。”

    咳,咳咳。

    闫宇放下护着头的手臂,目光穿过碎发间隙,漠然注视着汤姆离开的背影,唇角扯了扯,露出一抹冷厉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顿打可不是白挨的。

    劳工,运动员,格斗家,他决定的三个职业。

    格斗家可以通过克拉转职,监狱里劳工也有很多,但闫宇所看的帖子中,跟这些人接触,转职任务并不好弄。

    而且运动员也有点麻烦,帖子里所说的运动员,已经被保释出去了。

    闫宇想转职运动员和劳工,就必须想办法出去一趟,在外面更容易搞定这两件事。